朱学恒/外送补贴能撑住餐厅吗?真正问题在平台抽成-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吗

发表时间:2020年04月06日 20:47:51内容来源:朱学恒/外送补贴能撑住餐厅吗?真正问题在平台抽成

来自:朱学恒/外送补贴能撑住餐厅吗?真正问题在平台抽成文章地址:http://auto.jerzac.com/34948695/05588334.htm

朱学恒/外送补贴能撑住餐厅吗?真正问题在平台抽成

简单来说,这个部分的做法最优先的部分我认为应该是经济部强行介入协调,在防疫非常时期餐点外送,电商平台向餐厅收取的费用应该一律降至15%以下,等于一瞬间让餐厅的利润增加六分之一,还花不到纳税人的钱,这不是聪明多了吗?

而根据经济部申请网站上公布的资料写明:

好了,这文章再写下去太长,我短短的整理以目前旅游业以外最大的受害者餐饮业界在这个部份,补助外送真的需要的帮忙是什么。

餐饮外送电商平台一直为人所诟病的就是其实他们几乎不会亏钱,他们的收入来自于收取消费者外送费用,和收取餐厅的服务费用,餐点价格的30%。(甚至根据业界人士透露,去年一度有平台因为独佔太爽,考虑继续往35%、40%迈进。)

纽约时报在今年二月的一篇调查报导也提到了:「贵了91%,外送APP如何吃掉你的预算」,紧接着,纽约市议会也准备通过一条法律限制外送平台不可以收取餐厅超过10%以上的服务费,因为30%的平台服务费导致纽约有大量的餐厅关闭或是无以为继。纽约市这个新的修正案预计四月的时候进行听证会。

特别强调一点,上架、行销、配送服务都是各外送电商本来就该提供的,你补贴他们本来就该服务的部份合理吗?难道经济部拿纳税人的钱补贴他们,这些外送电商就会更乐意服务?既然没有更改这些餐饮外送电商提供服务的意愿,那这些补贴的意义在哪里?

补贴最近大赚钱的外送跨国电商,让亏钱的本地餐厅被他们收编,这样合理吗?痒的不抓,不痒的抓到破皮是怎样?

一、 钱直接给到店家手上,请他们往外送方向走:不管他们是花钱去雇人外送或是补贴店员油钱都好,甚至购买不用接触的外送包材和消毒用品都可以,就是不用给外送平台来赚这一笔,外送平台想吃这个新增加市场的单,就请他们自己花钱。

三、 扶植台湾外送平台或是索性组成国家队:口罩都可以有国家队了,外送平台为何不行?两亿多的预算都可以重开一家公司了,紧急状况之下就干啊,不要客气。

台湾未来如果走到像是欧美等国的封城,餐厅只能外送的状况,目前经济部的这些做法实在需要改进,我这么好心为了餐饮业界提建议,大家赶快看看啊!

这个第二部份更加令人不解,不知道经济部的这个补贴计划是不是硬凑出来的,没问过一般的店家经验。在各电商平台争取餐厅加入的初期,这边列出的所有费用都是全免(设备押金或是拍照的费用,一毛钱都不用)。既然开始时一毛钱都不用,表示这些费用都不是必需的,可以当作行销预算的一环,结果现在中华民国的纳税人反而要补贴这些跨国外商原先可以自行吸收的费用,岂不是荒谬?

而且UBEREATS从三月中开始,已经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比利时等欧盟国家,将独立餐厅(连锁餐厅不计入)的消费者点餐费全部免收,甚至在美国与加拿大还免费提供三十万份的餐点给医护和急救人员。

行销服务:推荐置顶、专区推广、满额折抵、抽奖活动、免运活动、折扣码优惠等。

四、 有劳资纠纷的平台不能加入补贴计画:别忘记有几家外送平台还有劳资对抗,在状况改善之前补贴他们干嘛?

而富比士网站早在2018年就在一篇名为《UBEREATS会让你破产》(Why Uber Eats Will Eat You Into Bankruptcy)的文章里面挑明了,这类外送平台对餐厅收取超过30%以上的费用会导致餐厅破产关门完蛋,内文写道:「真正问题是餐厅的平均利润低于30%,麦当劳这类速食连锁店在2017年利润是22%。便餐或家庭餐厅大约是5到10%,高档服务的餐厅平均利润则是6.1%以下。」

丑话先说在前头,经济部的这个政策非常不智。

可申请之上架外送服务方案上架服务:上架、拍照、网路、硬体租赁、点餐自取等。

朱学恒/外送补贴能撑住餐厅吗?真正问题在平台抽成

消费者在防疫超前布署的台湾,有看到厂商做出类似的作法吗?

配送服务:汽车货运业透过数位平台进行餐饮接单、配送等作业。

热门点阅》 ●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欢迎投书《云论》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请寄editor88@ettoday.net或,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

而且本土外送电商平台最近也推出了15%的低餐厅收费,不到这些外商的一半,表示这是做得到的。但经济部却多次表示不愿意介入这个不合理的高昂收费,是不是又搞错了甚么?

而且这个部份更荒谬的是,前三大电商外送餐饮业者Uber eats、Foodpanda、户户送、全都是外商,在台湾口罩都靠国家队的状况下,经济部的这笔纳税人的补助竟然大部分会落到外商口袋中,岂不更为奇怪?

而方案自今天开始起跑,商业司副司长陈祕顺表示餐饮业上架外送平台补助预计有1.1万家受惠,补助期间以3个月为主、每家上限1.5万元。资格仅限过去未在外送平台上架的餐饮业者,且须为合法登记、具食品业者登录字号者;方式则为外送业者代垫补助款,且代替餐饮业者向经济部申请补助。」

「肺炎疫情重创内需服务业,为避免群聚顾客不愿外出用餐,餐饮及零售面临萧条危机。行政院日前推出600亿元纾困特别预算,为协助协助零售餐饮上架外送及电商平台纾困,经济部分别编列1.65及1亿元,共2.65亿元。

第一部份已经让人乍舌了,因为这一波的新冠肺炎影响到的是餐厅业者,不是电商服务业者。事实上网路点餐外送的APP使用和下载率都因为需求增加而大幅增加,结果本案要补助经费竟然是直接进到电商平台口袋,让电商申请替这些真正业绩大受影响的餐厅上架,钱都是平台收走,餐厅一毛钱都拿不到,这不是很奇怪吗?

二、 直接要求厂商调降餐厅抽成费用:15%很好,10%更可以,经济部别忘记,你每砍掉平台收入的一个百分比,就是这些辛苦挣扎商家的一个百分比的利润。也许就可以多活一个月,多养一个人,减少一个人的失业率。

●朱学恒/媒体人。每天都在网路上看资料,看动画的肥宅,希望可以天下太平,就不用每天打报不平,很遗憾世间事多有不平,所以休不了假。